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区域当前 >师生情缘──国中恩师入梦来 >

师生情缘──国中恩师入梦来


2020-07-08


罗指南先生是我国中导师,湖南人,空军上校退役。三年求学期间,他照顾我最多,影响也最深。

师生情缘──国中恩师入梦来

罗老师是我们一年九班导师,教数学。当年他60岁,平头白髮,脸色红润,身体和精神都好,带领着我们这群刚进入青春期的毛头小子。

开学日选班长,罗老师请国小曾当过班长的人举手,我四年级以后就没当班长了,一直挂副班长,但国小同窗老文还是大声推荐我,最后总共有五位候选人。

由于新生训练期间和一些人已有交情,开学当天,多位老同学和新朋友都帮我拉票。我则建议大家选班上最高的游辉弘,他住光大三村,省三国小毕业,白面书生样,我虽不熟,颇有好感。在我极力鼓吹下,辉弘过半数选票当选班长。

接着,罗老师说选「服务股长」。服务股长要做什幺?大家都不甚清楚,反正我最热门,许多人都要选我,当然就当选了。然后才再选副班长、风纪股长、学艺股长等,就不在话下。

第二天起,才知道服务股长就是要带着大家扫地、洗厕所、劳动服务。也因为这样,整学期我和多数同学互动密切,罗老师也带我们一起翻土开闢户外花园、照顾花草、粉刷教室及其他工作,他似乎样样精通,还看过他做菜、做工艺。

一年级下学期改选班长,同学们支持我当选。我和同学们处的不错,二年级连任班长,课业成绩也保持第五名左右。

二年级下学期,校方採能力分班,男生共九班,要选出两个升学班,前五个男生班成绩好的集中在二年一班,后四个成绩好的则到二年八班,罗老师还是当我们这一班导师。

开学隔日要选新班长,我仍是四位候选人之一,包括我和小苏、老彭、小贝,他们三位都是原来班级的班长,也是光大新村子弟。选举结果,我最高票,命中注定要跟着罗老师率队一起登山攻顶。直到三年级毕业,每学期我都获过半数连任。

校方每星期办理年级「秩序」和「整洁」比赛,我们八班的获胜次数远远超过一班,我经常代表上司令台领荣誉奖牌,罗老师与有荣焉。

因为对国文、英文有兴趣,我的功课尚称稳定,但数学成绩糟透了,理化也不大好。三年级开始有模拟考,两个男生升学班分数排名,我经常在第15名左右徘迴,距金榜还有一段距离,亟待最后冲刺。

联考前几个星期,罗老师特别约见返校K书的我,关心我状况,每天抽空帮我单独恶补数学,并习作考古题。终于,我以一分之差跃过高栏,是当年忠明国中考上一中的第13位,应该也是幸运的最后一位。放榜当天下午,我和同学纪铭杰、郭伯维和郑显达,一起到平等新村感谢老师教导。

唸高中期间,因我家离老师家数百公尺而已,有几次到老师家问候,也认识师母和唸大学的乾儿子。后来,因决定留级一年改唸文组,虽然是自己决定,但自负与自卑交加,一直到毕业也不敢去找老师。

在台北唸大学,是否回台中时曾和老师联繫?现在已忘了。1982年服兵役之前,我举办一次国中同学会,特别邀请罗老师参加。班上过半数同学出席,唯一女性是康乐股长林坤宏新婚妻子,拍团体合照时,还安排新娘坐老师旁边,老师全场都很开心。

退伍后,我回台中找工作,前途茫茫,虽常念着罗老师,一事无成何以见江东父老?经过几年,位于五权路和学士路口的平等新村拆了,原址改成中友百货公司停车场,不知罗老师搬到哪里?光大新村也拆了,我虽忙着新闻工作,偶而还是会想起老师。

1991年,我结婚甫搬进莒光新城,某天清晨突然做一个梦,梦见罗老师去世了,我和几位同学到灵前上香。惊醒后,立刻把梦中情景讲给妻听,妻说我可能是很想念老师,应该设法去探望。

过了一些日子,某日夜晚下班回家,在楼下玄关置放各户信箱的铁柜上,无意中看到一张没有人收的广告明信片,收件人竟是「罗指南先生」,住址则是和我同栋其中一层。我立即拿着明信片冲上楼去,照着住址按门铃,结果开门的邻居说他家没有这个人,可能是前一任屋主。

隔天,我又问了同栋几户比较资深的邻居,有人说认得罗老师,不过已去世好几年,师母也到美国依亲了。我想,在美国的应该是当年我见过的老师乾儿子,他唸理工,对老师和师母很孝顺。

难道是老师托梦给我?知道我经常怀念他!后来想,真的很神奇,老师姓罗,字拆开来是四维,我就读的大学礼堂叫「四维堂」。我参与最深的社团,因为学校位在指南山下,团名「指南服务团」,竟也和老师同名。

经过16年后,透过网际网路,我接获一位眷村女孩来信,说她从小住在平等新村,罗公公和婆婆是她的邻居,两家很亲,后来也一起搬到莒光新城。1988年4月8日,在她唸国中二年级时,罗公公因大肠癌开刀不治。婆婆一个人在台湾无亲无靠,生活过得不是太好,没多久以后,由他们的乾儿子接到美国纽约定居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